解决“二胎焦虑” 曾经很火的在线旅游还剩下什么?

日期:17/06/25   来源:http://www.qustzl.com  作者:新全讯网2   阅读:

  观点

  夏学銮:

  家庭是否要“老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建议父母还是要提前和“老大”沟通,这个沟通不仅仅是事后通知老大,而是要提前做很多工作。比如跟孩子讲讲历史上我们的家庭结构,也把家庭历史跟孩子讲一讲,要知道在历史上我们一直都是几代同堂的大家庭,独生子女只是一个暂时的、独特的阶段和形式,并不是唯一的、不变的形式。要跟孩子讲大家庭、小家庭、主干家庭等各种家庭关系,每个家庭成员在其中的权利、责任和义务。父母要告诉“老大”,“老二”不是来跟他争夺资源和爱,而是来陪伴他成长的兄弟,也将是他在未来世界中血缘最亲近的亲人。父母还是应该通过各种方式,把“老大”商量通。最后是否要“老二”必须得是家庭成员民主共同决策。

  宗春山:

  父母有处理好这个事情的第一责任。首先在养育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就要讲究爱的方式方法,不要给孩子造成父母的爱只给与他一人的错误认识。在这个家庭中,不单纯是父母对他的爱,还要有父母之间的夫妻爱,有父母对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爱,还有父母对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的爱,让孩子知道爱有很多种方式,也有很多对象。我有一个朋友就做得特别好,他每次给孩子买东西的时候,都会给孩子的堂兄弟带一份,从来没有单独给孩子买过礼物,都会带上其他亲戚家孩子的份。他的儿子很自然地认为,父亲的爱并不理所当然地由他独享,后来父母跟他商量要二胎的时候,他不仅没有反对,还特别积极地参与,还自己筹划要买给弟弟的礼物。

  我个人觉得是否生老二并不一定要征询老大的意见,尤其是不应该在已经怀上后再去征求老二意见,而是应该早早和老二沟通讨论,让他早早知道老二是来陪伴他的兄弟,让老大水到渠成地参与到这个大事件中来,让他从母亲怀孕起就与这个新生命一点一点地建立联系。老二生下来后,父母也应该有意识地让老大也参与这个重大生活事件,不让他感到老二出生后父母对自己的关注减少,感到冷漠。

  案例

  36岁的小王刚刚生了二胎一个多月,为了要这个老二,她把工作都辞了,“老大秋天就要上初中了,我还得陪着她进行小升初的各种准备,还要带老二,实在没有精力再去上班了。”而让小王高兴的是,之前跟老大红红商量说给她要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的时候,红红不仅没有排斥,还特别开心,只不过一心希望妈妈能给她生一个小妹妹。为了让妈妈放心,红红还专门跟小王保证:不惹妈妈生气,不用妈妈接送上学,不跟妈妈顶嘴,一定要乖。在小王怀孕过程中,看到小王很辛苦,红红还主动提出要和同学一起去吃“小饭桌”,不用妈妈给准备饭菜。

  小王说,在小妹妹还没出生的时候,红红就特别喜欢腻在妈妈身边,摸妈妈的肚子,跟小妹妹交流,还主动给小妹妹讲故事,读书,“还给她妹妹起了好多乌七八糟的名字,不过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我们一直跟她保证,将来妹妹的小名一定由她来取。现在我家老二的小名叫小青,就是她姐姐给起的。一个名字而已,叫什么都无所谓,但这给了我们老大很多的肯定,也让她更欢迎妹妹的到来。”

  小妹妹出生后,红红表现地比妈妈还要紧张,小妹妹每哭一声,只要红红在家,即便她正在吃饭,也会赶紧跑到卧室看看妹妹怎么了,有时候还责怪妈妈:“你怎么总是欺负妹妹,又让妹妹哭了!”

  而小王也鼓励红红对妹妹的这种喜爱,小青刚从医院回家的时候,就让红红抱着妹妹照相,还总是以各种理由请红红帮忙照顾老二。“我还跟老大说,妈妈不能碰冷水,请她偶尔帮妹妹洗尿布。我家老大也真是很棒,不光给她妹妹洗了好几次尿布,还曾经帮着她爸爸处理过老二的臭臭。当然,她爸爸负责擦屁股,老大就负责抬着妹妹的脚,但这也不容易了,之前她可是连袜子都得我给洗。”

  处理不好跟老二关系的

  不仅仅是老大,还有父母

  其实不仅仅是老大拿不好对“老二”的态度,有些父母在生了老二之后,往往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处理不好跟老二的关系。

  案例

  豆豆是爸爸妈妈的第二个女儿,与姐姐是妈妈一手一脚地带大了相比,豆豆完全是由姥姥带大的,豆豆学会的第一个词也是“姥姥”,别人问她谁是妈妈的时候,豆豆的回答让姥姥又幸福又心酸:“我的妈妈是姥姥。”

  豆豆的爸爸也是微信达人,经常在朋友圈里晒孩子的照片,但是这些照片全是大闺女的,没有一张豆豆的,连姐妹俩的合照都没有。他的朋友无意间提起这个发现,豆豆的爸爸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是心思都用在老大身上了,老二如果是个男孩,我还会关注下,又是个女孩,确实也没啥新鲜感了。”豆豆妈妈也有同感:“当初一心盼着是个儿子,结果又是女孩,我自己就没啥心气了。老大当初4岁,也不是太喜欢小妹妹,所以我们就把孩子送姥姥家了。现在要上幼儿园了才接回来,跟我们不太亲,不过,长大了应该就好了。”

  与豆豆相比,小斌虽然养在了父母身边,但也没有得到父母的欢心。他是父母的第二个儿子,一心盼着女孩的妈妈听说又生了一个男孩,在产床上就痛哭失声,他的爸爸虽然安慰媳妇,可心里也觉得“压力山大”。因为6岁的老大总是掐小斌,父母把老大送到了奶奶家,请了保姆照顾小斌。“脑袋也睡偏了,还长个大长脸,也不知道像谁,我们都叫他‘大冬瓜’,”小斌的妈妈说起这个小儿子来也没有好气:“太爱哭了,一哭我就叱责他,也不看看你在家里是啥地位,哭什么哭。”

  观点

  宗春山:

  【编者按】

  “互联网+”,这个春天的热词,最近甚至又被演绎成“互联网×”,也可以看做是引爆了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把以互联网为载体、线上线下互动的新兴消费搞得红红火火”,如此富有情绪的表达,亦是时代的心声。就旅游业而言,互联网化的发展与变革,势不可挡,旅游电商在近几年也是风起云涌,价格战、对门票、签证等旅游入口的争夺、无线客户端的比拼等等。本期沙龙,从旅游从业者的个人从业经历谈及消费方式的变革中孕育的机会和“痛点”问题。

  “我是1975年生人,我的第一次旅行是1981年。”百程网联合创始人段冬东形容那是一个很奇葩的故事,“父亲是飞行员,开着飞机去了杭州,中间落了几个不同的机场。1981年的时候,带着家里面的自行车,带着吃的东西,带着介绍信,到了杭州,自行车后面带着我妈,前面带着我”。

  如果一个在线旅游的行业性话题从一个颇为浪漫的故事开始,就会得到不同的答案,段冬东的故事是说六岁的远游在内心留下了烙印,从此他成为一个对深度主题游上瘾的资深旅游爱好者,这需要对潜在客户消费需求进行精准分析和服务。

  触动我趣旅行网创始人黄志文的事情是,“有一年春节,我们全家20多个人去泰国旅游,我是一个旅游从业者,还是高管,最后发现还是要给团费,该购物还是要购物。”之后,他发现在当地参团游的性价比十分好,例如在美国当地参团7日游价格在两千多人民币左右,三星级住宿标准,服务到位,讲解生动,

  段冬东 百程网联合创始人

  贾建强 6人游创始人

  黄志文 我趣旅行网创始人 

  不包午饭和门票,没有购物环节,但是国人为什么不知道这个信息呢,中间还不仅是旅游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6人游创始人贾建强苦笑了,“我有一次跟老婆结婚周年旅游,去了杭州。钱没有少花,一路上老婆还抱怨,我发现我做不了那个行程安排。”贾建强自我总结,“我属于什么旅游者?典型的不愿意操心的那种”。他觉得如果为像他这样的人提供旅游服务,定制旅游,这是在创造实打实的价值。

  在一个“互联网+”的时代,“线上线下互动的新兴消费搞得红红火火”的时代,旅游也处于消费形式变革的过程中,过去的旅游产业跟现在新的消费匹配度不够,新的消费习惯出来了,随之就有很多新的机会出现。无论是为客户提供定制旅游服务全包,还是将国内出发的出境度假产品顺延至目的地,都在对应着旅游消费方式的转变和差异化的需求。

  段冬东提到了一个差异化需求的例子,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旅游需求,例如入境游有一个产品是:来中国吃昆虫!!!带你吃99种虫子,把目的地观光和吃虫子结合起来。脑洞大开了吧。

  ■ 在线旅游的资本热度

  段冬东 百程网联合创始人

  我并不觉得今年在线旅游的投资会很热。去年来讲,资本蜂拥而至为什么?几个因素,第一,是去年新兴消费产业,包括旅游,都是在一个“热”的前提下,所以,主题很热。第二,一二线市场套现资金非常多,所以,当时投资人手里面很有钱,去年是投资最旺盛年份。去年美元和人民币是互相的较量过程,目前来看,人民币资本反向占上风。去年资本热度造成今年的资本压力非常大,很多公司到C轮了。第一,货币基金导向变了,第二,谁在C轮接盘?去年是非常热,今年我是非常谨慎看这个事情。

  贾建强 6人游创始人

  很多人在看旅游行业的投资人,他们觉得,这个行业看似美好,可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问题很多。除了途牛以外,其他在线旅游平台都是在讲什么?真正不是在做所谓旅游消费,而是一种在线商务,不是在讲真正的用户在休闲旅游消费的故事。

  资本市场并没有想象的那样,优秀的投资人还是很慎重。在投资行业里面,看懂旅游行业的投资人并不多。可能还是了解携程的模式,不太了解休闲旅游。前两天有一个人问我什么叫批发商?什么叫OP?他们没有在这个行业里面有深刻的认识。

  那我们到底要做一件什么事情?还是要做创造价值的事情。创造价值了,这一件事情就是有它很大的生存空间,你再不断产生应该属于你的价值,保持你的所谓价值主张,这个事情就不错。

  黄志文 我趣旅行网创始人

  从资本的角度来说,我听到一种说法,过去投资是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过去互联网公司利润是上市以后,到IPO以后,在二级市场赚取利润。现在是另外一种投资思路,无论是京东,还是阿里,上市就是一个巨头。最大的空间不是二级市场,是在一级市场。

  去年在线旅游的投资是偏多。今年,投资人出现了一些分化。有投资人不再看旅游了。不管在线旅游是何种模式,最终还是要盈利,还是要往前走。

  ■ 旅游度假新机遇

  机票和酒店创业零机会之后

  因为毛利、高流量成本的现实,现在想选择机票和酒店领域创业的公司,不夸张地说,几乎是零机会。于是,很多公司都看中了旅游度假领域,这个市场看起来很大,但要想在一细分领域创新发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首先是利润率,旅游度假行业的平均毛利10%以下。

  举个例子,一个酒店的客房,今天没有销掉,今天的产品和明天的产品是不同的。客房与客房之间也是不同的产品,有人就喜欢住豪华间,不住标准间。365天客房酒店,365天的客人,是365乘365的选项。如果一个酒店有11个层级,如果在当地控制了一个终端层级,下面10个层级都是变量,那个是很复杂很有意思的过程,这其中就是创新的机会。

  互联网缩小旅游分销的间距

  黄志文(我趣旅行网创始人):

  旅游产品的毛利率低,一些在线旅游平台以价格战拼流量,但以交易为主的在线旅游公司,盈利模式很清晰,一单是一单,这是在务实基础上找机会,而不是流量变现的方式,现在的流量成本太高了,买都买不到了。

  传统旅游是天然适合多层分销,最终端的一个承载者获得规模,下面就是各种渠道。多层分销的机制就是让信息不对称逐层解决,互联网天然和多层分销有结合点,将“不对称”更加缩小化。

  优化传统旅游行业的效率

  段冬东(百程网联合创始人):这就是要做需求和行程的对应。先订机票还是先订房还是先签证?怎么去构成我这个执行方案?谁提供服务?怎么获得这样的服务?要通过结构化内容把这些串联起来,想一下这个过程是非常难的,但是很有挑战很有意思。

  贾建强(6人游创始人):在线旅游,尤其是标准化产品里面,过分地做了渠道的角色,而没有优化传统旅游行业效率的问题。凭借低价换取市场和流量所创造的价值是不高的。

  未 来

  所有人为所有人旅游服务?

  黄志文(我趣旅行网创始人):也许未来有一种旅游共享机制,用当地人的闲置时间和经验为来当地的旅游者服务,客人太重服务了,即使我们在自助游过程当中,虽然是自助自驾,如果每天有半个小时由当地的人跟我交流一下,说说我们这边的行程,在哪儿吃饭,旧金山在9月底的日落时间,哪个角度拍摄夕阳最美……如果遇到紧急的问题有人帮助一下,这个体系就会很完美了,那也许才是旅游的意义。

  ■ 签证

  签证口碑比买流量好很多

  本期邀请的嘉宾中百程网和我趣旅行网都发力于签证业务,之前也有0元签证费等各种手段,你以为是免费的午饭吗?以签证为出境游入口的野心不容小觑。

  百程网联合创始人段冬东:签证本身是一个刚需,先办签证再是后面的行程。那么,明确知道你跟谁,什么时间去哪一个目的地,我就可以告诉你目的地什么东西可以满足你什么需求,这个是第一个逻辑;第二个逻辑,看客人整个一个延展,签证的时候要提供更详细的信息,你以前去过哪里,出行记录,跟谁去过,什么时候护照到期,在哪儿工作,收入。会形成一个大数据,我就有好的服务。

  有时候父母对生老二这个事情并没有做好准备,只是因为有这个机会就要了,或者对老二的性别有所期待,一旦事与愿违或者出于得到了就超脱了的心态,对老二关心不够。不过,这也未必是不好。这种不关注其实是表面上的,但其实这是一个应该有的常态。有句俗话说“第一个孩子照着书养,第二个孩子照着猪养”。做父母的,在养老大的过程中因为没有经验,孩子一旦有个小情况就关心过度,而等到老二的时候,父母已经对这些情况“脱敏”了,也没有养老大时候的心情和精力了,有时候显得不如带老大时候精心,但对孩子成长未必不好。

  我有一个朋友在国外居住,他们家就是多子女家庭,一共四个孩子。我们都问过他,这么多孩子可怎么带,是不是累坏了。我朋友特别开心地说,孩子多了以后,根本不需要父母管。老大老二就把老三老四包了,有时候为谁给小妹妹穿衣服、谁带小妹妹出去玩还要打上一架呢。小妹妹也特别喜欢跟哥哥姐姐在一起,有时候甚至宁愿跟哥哥姐姐玩也不让父母带。在我们的传统里,其实也是这样的传承:我们经常说的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就是这样的家庭关系。多子女家庭里,兄弟姐妹都是互为玩具,父母反而要退居二线了。J174

  我趣旅行网创始人黄志文:旅游是低频次的活动,怎么找到相对高频的业务?目前的10年美国签证就是比较好的一个时机,意味着今年280万人去美国,签证就是300万400万,不一定今年去,有可能明年去。第二,签证本身来说也是有痛点在里面,里面有服务的价值。可以赚取口碑,有口碑以后就多一个机会,认识我们的目的地产品,这个口碑比买流量好很多。

本新闻转载于金沙娱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