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的号角 波音757开启环保验证机项目2015飞行试验序幕

日期:17/08/18   来源:http://www.qustzl.com  作者:sp全讯网   阅读:

父辈的号角:抗战老兵杨胜义一家三代接力从军

  父辈的号角:抗战老兵杨胜义一家三代接力从军

  【人物小传】杨胜义,1925年出生于四川省秀山县(现属重庆市)。1939年参加秀山县抗日志愿兵团,抗战当中先后在七十二军所属野补一团、七十二军新编十五师当号兵,参加过四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解放战争中,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参加过济南、淮海、渡江等战役,多次立功,后在温州军分区离休。

  有人说,每一位抗战老兵都是一段历史和传奇,是一个民族拒绝遗忘的证词。见到杨胜义老人时,他正跟孙子聊着天。这个从长沙会战一直打到渡江战役的四川籍司号兵,堪称一部抗战历史的“活字典”,他见证的历史,我们难以想象,他经历的战火,足以让那些胡编抗战“狗血剧”的人汗颜。这位衣着朴素、微微颤颤的老人举手投足间的平静与从容,令人心绪难平,我仿佛站在时光的尽头,从一间尘埃密布的老屋,翻出一部厚厚的书,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小心翻开一页页发黄易脆的纸片,看到一段尘封的历史,一个打过仗的老兵,缓缓走来。

  父辈的光荣与苦难,会像血脉一样传承。自己是军人,儿子参军,孙儿当兵,祖孙三代的军旅接力是老人最大的宽慰。“风雨不动是军旗,永远不变是军魂。无论走到哪里,都要保持一颗进取奉献的心,保持军人家庭的作风。吃苦在前,享受在后。”40多年前,杨胜义给刚入伍的儿子杨伟光的第一封家书已成为杨家第三代杨中天五年当兵生涯中牢记不忘的训导。

祖孙三代(左起杨中天、杨胜义、杨伟光)畅谈军旅生活。 刘伟 摄

祖孙三代(左起杨中天、杨胜义、杨伟光)畅谈军旅生活。 刘伟 摄

  杨胜义:“老兵不怕死亡,就怕被遗忘”

  70多年前,每当夜深人静,部队宿舍一盏微弱的桐油灯下,来自四川省秀山县的热血青年杨胜义会一边轻轻擦拭小号,一边哼着四川小调。

  杨胜义自幼家境贫寒,父母早亡。家中五个兄弟姐妹,他排行最小。流浪街头,食不果腹,“天为被,地当床”的窘迫生活是他童年的写照。1939年,在那个全民族精诚团结、誓死抵抗日寇的年代,杨胜义报名参加了秀山县抗日志愿兵团。那一年,他14岁。

  “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保卫祖国的概念都很模糊。”杨胜义笑着说,最初入伍是为了每月八块大洋的军饷,为了能够生存下来。“你不知道,我第一次穿上军装的时候有多激动,终于能穿一件完整的衣服了,像个人样了。”

  同年,杨胜义所在志愿兵团被编入七十二军野补一团,杨胜义成了一名号兵,他的任务就是跟在连长身边听从指挥“发号施令”。

  起床号、敬礼号、休操号、吃饭号、冲锋号、熄灯号……看似一把简单的小号,要根据不同情况吹出不同的号子,调子轻重、高低都有所不同。

  “最带劲的是冲锋号,‘哒哒滴、哒哒滴……’对,就是和现在电视剧里一样的。”说起吹号,杨胜义手舞足蹈地进行了演示。这时你会感到一个铁血男儿身上的热血,并不因为年龄的衰老而衰减半分。

  抗战时期,杨胜义就这样吹着军号,经历了一次次惨烈的战役,包括四次长沙会战和常德会战。在血与火的淬炼中,他从懵懂的少年长成了热血青年。

  1943年11月,常德会战爆发,此时杨胜义在七十二军新编十五师中当号兵,他所在部队接到命令,从江西省修水长途奔袭五百余里紧急驰援湖南常德。

  “从驻地到常德有十天路程,那个冬天,天气阴冷,狂风夹着雨雪。”杨胜义回忆道,部队官兵顶着寒风雨雪日夜兼程。当全师赶到常德东郊的时候,枪炮声大作,国军已在常德外围同城内日军展开激战。

  “那场战斗打得很艰难,赢得很艰难。”杨胜义还记得有一晚部队渡过常德城外的沅江突袭日军的情景:“我们摸过去的时候,只听到日本人哇啦哇啦的说话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我们发起进攻,激战1小时后,日军便没了声响,我估摸着他们死伤不少。第二天,我们又乘胜追击。眼看要胜利了,我的冲锋号吹得更有劲了。”

  就在部队乘胜追击、搜索前进的路上,杨胜义亲眼看到了倒在路边稻田里的三十多具青壮年的尸体,他们被捆绑在一起,惨遭杀害。“日本人太残忍了,没有人性啊!”70多年后回想起这悲惨一幕,杨胜义仍满腔愤怒。

  身为号兵,杨胜义虽然不用直接拿枪跟日寇交战,但同样要跟着部队冲锋陷阵,所以在常德会战和第四次长沙会战中他曾两度负伤。特别是第二次负伤,因一线部队缺医少药,他的伤口化脓感染,送到后方医院治疗两个月才好。“打败日本人不容易,中国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老人沉默片刻,缓缓地说:“当年幸存下来的抗战老兵,大部分人后来活得都很不如意……可惜啊,没赶上现在这个好时候。”

  “老兵不怕死亡,就怕被遗忘”,杨胜义轻轻地说,“当了一辈子的军人,我希望能去北京看一眼大阅兵。”

  杨伟光(杨胜义儿子):“父亲告诉我,军人的精气神不能丢”

  杨胜义膝下两子一女,杨伟光是长子。1970年小学毕业时,杨伟光成为海军航空兵第一师的一名军人。那一年,他也是14岁。

  “我跟父亲同年纪去当兵,基础太不一样了。我有父亲这个引路人,而他当年是孤身一人。”杨伟光说,自己从小受父亲影响,保家卫国的思想早已根植心中,再加上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国际形势紧张,全国上下强调加强战备力量,他便报名参了军。

  杨伟光在部队时,经常收到父亲的亲笔家书。每封家信除了嘘寒问暖,多是谆谆教导。“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句话父亲几乎每封信里都会写到,这也成了对杨伟光影响最大的一句话。

  解放后,杨胜义曾在玉环、温州等地人武部和温州军分区工作。虽然上世纪80年代初已离休,但杨伟光说,“父亲告诉我,气魄是军人的魂。这份精气神,不能丢。”

  2007年五一期间,杨伟光陪同家人去张家界玩。登山时,杨胜义见边上的轿夫无精打采地蹲在地上,便上前要求坐轿子。杨伟光一阵纳闷:这不是父亲的风格,他爬山从不坐轿子或者缆车。他问父亲,父亲压低了嗓音说:“你看大热天的,轿夫没有生意做。他们生活不容易,能帮就帮。”

  直到前几年,杨伟光才知道父亲一直以他三兄妹的名义给远在四川老家的姑姑寄钱,直到姑姑去世,这一寄就是二十年。“父亲的为人处世,对我影响很大。”

  如今,杨胜义已90高龄了,但在杨伟光看来,父亲永远都不会老。就在今年初,他们一大家子一起去永嘉梅岙赏梅,崎岖的山路上,杨胜义拄着拐杖轻松拾级而上,还开怀说道:“上高山如踏平地,过黄河如过小溪。”路人见状,纷纷为老人鼓掌。

  杨中天(杨胜义孙子):“我当兵是为了延续家族的光荣与梦想”

  杨中天今年27岁,在北京空军某场站当了五年兵。去年12月,他回到温州科技职业学院继续未完的学业。“爷爷是军人,大伯是军人,所以我去当兵是必然的。”在爷爷杨胜义、大伯杨伟光之后,杨中天追随他们的脚步,也踏上了军人之路。

  “这一切,都是因为爷爷,他是我的偶像。”杨中天说,自己对爷爷的情感,除了“依恋”,更多的是“仰慕”和“敬重”。

  杨中天从小就听爷爷讲战争故事,他印象最深的反而是一些“花絮”:爷爷负伤入院后,利用休养时间,开始向身边病友请教学识字。短短一个多月,从没上过学的爷爷已经能看懂小学二年级的课本。后来,病友还出字谜考他,都被他一一答出。杨中天话音刚落,杨胜义便迎上来打趣道:“当时不知情的人问我什么学校毕业,我说自己是高粱大学毕业,哈哈哈。”

  杨中天说,爷爷爱学习、肯吃苦的精神正是自己这代人所缺失的,“每当在军校遇到困难时,就会想起爷爷写给大伯的那封家书,想起爷爷的叮嘱:‘在部队好好干,服从领导,听从指挥,团结同志。’”

  “爷爷意志力很强。以前是老烟枪,后来说戒烟就戒了,几十年来没见他再碰过烟。”

  “爷爷很逗,他看电视只看国际中文频道、新闻频道和海峡两岸。吃饭的时候,他一定会围绕一件国家大事不停地讨论。大家都吃完了,他还能一个人不停地讲。”暮色渐起,孙儿依然在聊着他的祖父。不知何时,老人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没有雪,也就不会有脚印。”记忆是有力量的。曾经,父辈们用血肉之躯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与荣耀,如今,流淌在后人身体里的忠勇血脉和精神,将成为指引前进的号角。

  近日,波音公司开启了为期几个月的757环保验证机(EcoDemonstrator)2015年飞行试验的序幕,波音将与TUI公司和NASA合作利用该机评估改善民机效率、降低噪声和碳排放的新技术。

  环保验证机是波音公司的一个飞行测试项目,目标是加快创新、环保技术发展,使其日臻成熟。环保验证机项目自2011年启动以来,已经利用1架波音737NG、1架波音787试验了40多项新技术。2015年,波音将利用一架重新布局的757飞机开展进一步的环保技术验证。

  波音737环保验证机——波音环保技术验证的先行者

  2012年晚些时候,波音采用737-800环保验证机进行了一次秘密试验,旨在验证波音设计的先进翼梢小翼的自然层流特性。这次试验结果证明波音能够在目前的生产水平下制造满足自然层流特性的先进翼梢小翼,这为未来737MAX上采用该技术铺平了道路。同样对波音很重要的是,这次测试恰好在737MAX最终设计方案冻结前,并证明了环保验证计划的价值——就是“对那些可以提高效率、耐久性和环保性能的技术进行快速跟踪、测试、改进和完善”。

  波音环保验证机项目经理大卫·秋山表示,测试先进翼梢小翼是“一个很好的利用规律的演示验证机获得好处的例子。当737MAX出现研制挑战的时候,我们备有飞机可以进行技术测试以推动该技术的顺利应用。因此,保持有一定的验证机可用、并进行接近定型状态的典型飞行测试是非常关键的。”

  波音基于737环保验证机积累了很多的经验,这有助于增加今后在787和757环保验证机上进行测试的技术数量。秋山说:“我们学到了很多关于怎么将技术打包试验的经验。”波音737环保验证机大概对15项不同的技术进行了评估,与它相比,波音希望在继任者787上验证30-35项技术。此外,通过737获得的经验也帮助波音设定更加现实的环保验证试飞计划时间表。

  波音737环保验证机的继任者——波音787和757

  随着第一架环保验证机波音737完成试验任务和重新投入航线运营,波音在2014年推出了两个继任者以进行更大尺寸和更大范围的环保技术验证。这两位继任者分别是2014年夏天开始进行飞行测试的改进版787和最近刚刚启动的将持续几个月飞行试验的757飞机。它们将被用来进行评估大量的新机体、系统、推进系统和驾驶舱技术,这些技术可能会在本世纪20年代初以前应用。

  2014年5月,波音对编号为ZA004号的787-8进行了改装以作为第二架环保验证机。这架787环保验证机被用来进行了6个关键技术领域的飞行测试,覆盖了动力、连通性、材料、驾驶舱、飞行科学和飞行试验效率。装配该机的两个遄达1000发动机中的一个安装了由陶瓷基复合材料(CMC)制造的喷管、插头和套筒。在波音公司、ATK下属的COI陶瓷制品公司和阿尔巴尼工程复合材料公司的共同开发下,这个CMC喷管已经在罗·罗公司位于斯坦尼斯的试验设施中经过了噪声、结构和耐久性地面测试。

  据波音介绍,787环保验证机对飞行测试效率的关注是一个“新的领域”。因为飞行测试往往需要大量的成本和周期,所以波音一直在寻找降低成本和改善测试效率的方法。被测试的技术包括微机电系统(MEMS)传感器和可能减少专用测试线缆体积的无线连接。

  在飞行科学领域,虽然787或许是波音公司迄今为止开发的从气动设计角度来说最为成功的飞机,ZA004号机仍将在推动该领域的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飞行测试着重关注了在已实现部分层流的短舱上追求更大范围层流的可能性。

  在材料和制造领域,飞行测试还包括“更快和更轻的制造技术”。这方面关注的焦点是对发动机短舱和挂架进行更好的热管理,现在这些地方集中地使用昂贵的合金和金属,比如铬镍铁合金和钛合金。波音称他们正在寻找可以应用更多复合材料的区域。

  在客舱和驾驶舱中,飞行测试的焦点集中在改善态势感知,决策支持和健康管理的技术。这部分工作是建立在737上测试过的配置基础之上,这些配置包括一个由CMC材料制造的快速宽带中等增益天线,一个泰莱斯的卫星通信数据单元和一个波音制造的机载网络系统,这是一个网络文件服务器,可通过无线网络与其它飞机系统相连。

  波音757环保验证机的2015飞行计划

  按计划,在787后进行环保技术验证的机型是757,该机配置也很先进。这架757从英国的TUI公司租赁而来,它将安装一个新的主动流动控制(AFC)装置、垂直尾翼和进行其他大量的改装。757飞行测试将会被分为3个主要的阶段,试验过程将贯穿整个2015年。

  757上进行的改装也包括机翼,在757飞机的左翼上,波音将试验一种用来防止昆虫对前缘造成损坏的克鲁格襟翼防护罩,以评估降低环境对自然层流影响、改善气动效率的技术;在757飞机右翼上,NASA将试验除虫涂层以减少昆虫撞击机翼前缘后的残留物,目标是获得机翼中后部更大范围的减阻层流。

  其它将在757上进行测试的技术包括新的客舱侧壁面板材料,一个有待选择的先进辅助动力单元概念、用于协助机组成员在拥挤的机场区更好的进行速度管理以保持更好间距的驾驶舱显示新技术以及用于地面安全操作的地面防撞系统。

  (作者:华晓露 )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作者:华晓露责任编辑:郑文达

  今年下半年,波音还将公布757环保验证机的其他试验计划。在所有试飞完成后,波音将与航空公司合作将环保技术应用到757飞机上。

内容搜集整理于诚信在线,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