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舰队湛江军港敌情复杂 难道美没让亚太动荡

日期:17/06/19   来源:http://www.qustzl.com  作者:菲律宾太阳城   阅读:

  让粮草官在实战中淬火 ——南海舰队某岸勤部着眼实战需要锻造保障劲旅纪事

  南海舰队某岸勤部强化忧患意识,瞄准未来战场“开方抓药”,查漏补缺,紧贴实战练兵,锻造保障劲旅。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3月30日发表题为《美国正在把太平洋军事化,但却不回答问题》的文章,作者为乔恩·莱特曼,编译如下:

  岸舰联训,推动训练向实战对接

  年初,在该部一次实兵拉动讲评会上,5名舰艇部队代表认真评判,直指参训官兵在指挥、作风、编组、装备、预案、战术6个方面的问题。

  脸上火辣辣,心头热乎乎。该部领导印象深刻:“舰艇部队讲评不留情面让参训官兵红脸出汗,把脉号准问题为整改指明方向。”

  后勤保障训练效益与舰艇部队战斗力紧密相连。以往,由于战斗力标准出现偏差,个别指挥员“练为看、练为演、练好看”思维不同程度存在。组织训练时,想定环节和安排既定程序,通常自编自导,导致训练没有与舰艇部队衔接,各类方案没有经受实战化检验。

  对症下药好治病。该部通过转思路,调方案,打破“门户观念”,开展战斗力标准大讨论。机关科以上领导干部走访舰艇部队,了解保障需求,在细化日常保障、应急保障、多样化保障方案基础上,盘活资源,与舰艇部队建立“岸舰联训”机制。

  今年以来,该部3次召开区域后勤工作会议,选派36人次出海随舰保障,7次与舰艇部队联演联训,破解多舰多码头油料补给、车辆上舰伴随保障等难题,批量伤员救治、港口勤务等9个预案得到完善,部队实战化训练向广度和深度推进。

  军地融合,提升训练保障效益

  该部所辖军港三面环海,营区狭长,驻地敌社情复杂。面对突发火情、地方游船擅闯军港和批量人员物资转移等各类情况时,受资源、执法、信息等多种因素制约,处置往往捉襟见肘,给部队安全带来隐患。

  “借助地方消防力量支援军港突发事件处置,有效统筹运用军地资源,是提高保障能力的有益探索。”据该部领导介绍,在上级支持下,机关梳理保障能力和装备短板瓶颈,协调驻地军警民,分门别类建立协作联动机制,设置相应背景,定期展开协同联动,让保障分队经受实战化考验,部队应急处置能力得到提升。

  今年以来,围绕军港海域安全管理、舰艇物资批量装卸、人员应急批量转移等与舰艇战斗力紧密相关事项,该部协调湛江市海事局、湛江公安边防和湛江公交集团等单位,定期联演联训,确保一声令下,军地快速反应,实现保障效益最大化。

  瞄准战场,锤炼血性培育战斗精神

  未来战场环境恶劣,战时后勤支援保障任务重。该部教育引导官兵从四平八稳、按部就班的工作状态走出来,抽组保障分队开展无依托条件下的跨区支援保障,在陌生地域锤炼官兵血性,培育战斗精神。

  南国初秋,某滨海山区热似蒸笼。在此长途机动的保障分队模拟战时后勤保障,扣人心弦。

  “敌特突袭码头,舰艇中弹起火,管线爆裂!”警报骤响,一道急令发到指挥所。

美国向关岛派遣了3架B-2轰炸机

  美国这代人中最大的一次军事重新定位,可能正在亚太地区展开,但是大多数美国人对它却一无所知。

  2011年揭开面纱的“重心向太平洋转移”战略,旨在将美国的军事和外交资源从中东转移到世界上人口最多、最有经济活力的地区。

  美国在该地区已经投入大量资源——包括数以万计的部队、大型航母战斗群,以及与韩日等盟国签署共同防御条约。转移重心的目的是加强军事存在,获得美国盟友更多的政治合作,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促进贸易。

  2011年11月,奥巴马总统在澳大利亚议会中说:“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大国。我们要留在这里。”面对中国崛起的阴影,奥巴马承诺,华盛顿“将调配必要的资源,确保我们在这一地区有强大的军事存在”。

  在《外交政策》上一篇长达5500字的文章中,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形容美国在该地区的角色是“重要”、“必要”和“不可替代的”。

  面对伯尼·桑德斯的竞选压力,希拉里说她现在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该协定仍然是美国把地区国家纳入到其势力范围的战略的一个重要支柱。国防部长卡特的秘书说:“对我来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通过犹如另一艘航母一样重要。”

  虽然被中东的动荡蒙上阴影,但重心调整基本上仍在进行中。美国已经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越南、菲律宾以及东南亚的其他国家(还有缅甸、孟加拉国、印度、蒙古国甚至中国)加强和确立了新的军事演习和协定。

  遗憾的是,本应该准备好解释其立场的国会议员却三缄其口。具体来说,我指的是夏威夷州的四个议员。

  这些问题不是为了引起尴尬回应的“疑难问题”。它们是对美国在这一重要地区的政策所提出的直接和真诚的问题。

  这里是其中的几个问题:

  1.2015年5月,冲绳县知事访问夏威夷,抗议得到华盛顿和东京方面青睐的修建新海军陆战队基地的计划。冲绳已经有30多个美军基地了。议员们支不支持新基地的建设?如果支持,他们认为争议处理的方式是否符合美国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权的价值观?

  2.奥巴马、卡特和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曾批评中国把南海军事化,指责北京造成环境破坏和地区动荡。美国日益增强的军事存在难道不会给冲绳、菲律宾、关岛、北马里亚纳群岛、马绍尔群岛、南海和其他地方造成环境破坏和动荡吗?

  3.2014年,美国军方进行了425次“得到同意的活动”,根据《加强防务合作协议》轮换了3700名士兵。该协议没有得到菲律宾参议院或美国国会的投票或批准。它遭到了许多菲律宾人的反对,称该协议违反了主权,有可能把他们拉进美中冲突。

  4.朝鲜半岛是地球上军事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仍然有约28500名美军。面对如此庞大的驻军——更不用说美国在朝鲜战争期间给朝鲜造成的巨大破坏,以及随后相互威胁和装装样子的大氛围——美国和韩国年年在朝鲜边境举行大规模军演的做法是不是让一个糟糕的局势更加糟糕?

  例如,当美国在演习中派遣可携带核弹的B-52和B-2隐形轰炸机沿朝鲜边境附近飞行,以向平壤“传递信息”时,这是不是最终结束朝鲜战争的最佳方式?这样的挑衅举动能带来重新统一吗,还是我们只是在激怒朝鲜?

  这些问题都没有人回答。

  在宣扬重心调整的文章中,希拉里·克林顿写道,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是为了“确保稳定和安全”和“确保地区大国军事行动的自由和透明”。

  “立即展开战时支援后勤保障!”瞬时,骄阳下的演兵场马达轰鸣,尘土飞扬。与此同时,军港勤务、油料、军需部门完成战场勘查,测算抢修保障方案。4小时的演练中,两次对参训分队进行战备拉动,官兵在一招一式中练作风、练技能。其间,该部组织部队集结、车队机动、警戒防护、军需物资补给、水电勤务、野战油库开设、通信指挥等高强度多批次保障演练,真打实备促进保障力快速生成。

  今年以来,该部设置不同突发情况,多次组织应急跨区支援保障演练,自我摔打锤炼,趟出一条战时应急保障新路子。(李刚)

  夏威夷议员回避这些问题的做法是一个耻辱。因为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已经暴露出一个把军事、政治和金融体制的利益放在公正与和平的社会之上的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