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关家国也关禅”——学诚委员参政议政记 通稿之外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还讲了什么?

日期:17/09/13   来源:http://www.qustzl.com  作者:博彩通网站   阅读:

  北京3月5日电 题:“也关家国也关禅”——学诚委员参政议政记

  记者 杨U?/p>

  习近平总书记昨天出席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在听取铁凝、尚长荣、阎肃、许江、赵汝蘅、叶辛、李雪健等7位文艺界人士发言后,他发表了长篇讲话。在大约2个小时的讲话中,习大大不但对当前文艺现状发表看法和评论,更深情回忆了自己少年和知青时期的文艺生活,谈到了文艺对自己成长的影响。

  习大大为什么出席文艺座谈会?他的讲话透露出哪些信息?

  学诚法师身着黄色僧袍,面前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时而凝神静听,时而敲击键盘记录。

  5日的两会宗教界别政协小组会议上,这一场景似乎有些“违和”。然而实际上,对这位中国佛教协会历史上最年轻的会长来说,这只能窥其佛教发展思路的一斑。

  在2015年4月中佛协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上,学诚法师当选会长。古老佛教的与时俱进,佛教同国家、社会的同步发展,成为他鲜明的工作思路。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日上午作政府工作报告,学诚法师在大会堂列席听会。回到驻地时,他手中拿着会上已翻看得有些陈旧的报告,对于记者的采访,他笑笑说“下午会在小组会上发言交流”。

  下午,在去会议室的路上,他的手中多了几份报纸,它们来自于委员驻地前放置的书报区域,有关两会的新闻是他关注的重点。

  然而,到了会上,学诚法师“食言”了,其他宗教界委员们在小组会上踊跃发言,而前一天已发言过的他选择倾听。

  政府工作报告中“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的表述,是学诚法师最关注的问题,记者看到,相关文字下面已被他划线;两日前的政协常委会报告上,“宗教慈善”也同样被其标注重点。

  会议期间,有其他宗教界委员递来两会的“首日封”,他笑着一一签名。

  和其他宗教之间的沟通交流并不只是在每年一次的两会上。学诚法师告诉记者,委员之间很多都是朋友。几大宗教用各自的思路,共同推动中国社会发展,这是一件好事。

  会后,学诚法师接受记者专访时说,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人们物质生活大大丰富,温饱问题解决后,精神层面的疑惑就成为现在人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在这一方面,强调身心体验的佛教正可以发挥作用。”

  此外,他认为,佛教智慧有助于减少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在开展公益慈善事业、加强对外友好交流等方面,佛教可以做的事情也有很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佛教界也会一同努力。

  回房间的路上,有委员来交谈:“今天会上为什么不发表高论?”

  “昨天‘发’过了,今天主要来学习。”学诚法师笑道,“后面还有时间继续探讨。”

  参加过十余年两会的他说,这几年政协会议问题研究得越来越细,大家也愈加积极。2008年,他在提案中提到增强佛教文化软实力,今年的相关探讨更加深入具体。

  先说说这次座谈会的不一般。在中国的政治生态中,最高领导人参加哪些会议、做多长时间的讲话都有一定规格。通常,党和国家领导人会出席中国文联和中国作协的全国代表大会,并作重要讲话。一些重要的文艺演出也时常会看到他们的身影。但本次文艺工作座谈会既不是文联和作协的全国代表大会,也不是年度例行召开的文艺工作会,习大大的出席和长篇讲话堪称是高规格和超规格,对文艺界而言是罕见的。

  为什么习大大对文艺界和文艺工作如此重视?他在讲话中透露了原因。在他心目中,文艺可不是风花雪月的事儿,而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力量。“历史上,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地位有影响,不是穷兵黩武,不是对外扩张,而是中华文化具有强大感召力。”诸君感受下这句话的分量。

  一个民族要经受苦难、铸造辉煌,文化的支撑力量不可或缺。近代以来,中国遭受了空前的民族危机,但无论如何艰难险阻,中国人都扛过来了,习大大认为,正是一代代中华儿女创造的中华文化为我们的民族提供了精神支撑。现在我们离实现中国梦越来越近了,但艰难险阻也更多了,要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就必须继续发挥文化的支撑作用。

  文艺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古人已有论述:“文以载道”、“以文化人”。道德风气令人失望,与共同的价值观没有确立起来密切相关,而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离不开文艺工作者的贡献。

  文艺工作者是“灵魂工程师”,好的文艺作品能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通过文艺作品,可以使人懂得什么是肯定的赞扬的,什么是否定的批判的。文艺界知名人士多,影响力大,他们的作品和言行可以在社会上发挥巨大的感召作用。做好文艺界的工作,使之成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支生力军就成为党和政府高度关注的课题。

  习大大出席文艺工作座谈会,应该也有这一层因素在内。

  不过,文艺在习大大心目中如此有分量,和他个人对文艺的喜爱也密不可分。习大大堪称“资深文青”,对当前的文艺现状和国内外的文化发展情况相当熟悉。举凡图书、影视、舞蹈、戏曲、音乐、绘画,讲话中皆有涉及;对一些知名的国内外文艺家他皆有点评。

  习大大爱读书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读书已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是习大大的夫子自道。今年2月和3月,习大大在俄罗斯索契和法国巴黎两次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阅读“书单”,涉及到的作家包括克雷洛夫、普希金、果戈里、莱蒙托夫、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涅克拉索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肖洛霍夫、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圣西门、傅立叶、萨特、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汤达、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乔治·桑、福楼拜、小仲马、莫泊桑、罗曼·罗兰等,总数超过30位。

  这次座谈会上,习大大果然再次谈到了读书的话题。他透露,自己看的小说基本是在青少年时期读的。“当时的文学经典毫不夸张地说能找到的我都看了。”有一次在一位乡村教师那里发现很多好书,有《红与黑》、《战争与和平》等,让他喜出望外,手不释卷,读了个够。

  习大大说,俄罗斯的经典名著对他影响很深。他喜欢普希金的爱情诗和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在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之间,他更喜欢托尔斯泰,更喜欢《战争与和平》。他很喜欢肖洛霍夫,说《静静的顿河》对大时代的变革,人性的反映非常深刻。此外,俄罗斯的音乐大师、画家,比如柴可夫斯基、列宾等,也是他的心头好。

  当然,习大大也没忘记法国文艺家,在讲话中再次提到了司汤达、巴尔扎克、莫泊桑、罗曼·罗兰。他说,最受震撼的是雨果的《悲惨世界》和《九三年》。他同样喜欢法国画家塞尚和德加。

  不过,这次习大大的书单又增加了新的内容,英国作家、德国作家和美国作家也榜上有名。英国的拜伦、雪莱、萧伯纳、狄更斯,德国的歌德、席勒、海涅,美国的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海明威等的作品,他都看过,很喜欢杰克·伦敦的《海狼》、《野性的呼唤》。

  因为喜欢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在第一次访问古巴期间,习大大专程去了海明威当年写《老人与海》的栈桥边。第二次去古巴访问时,抽时间去了城里海明威经常去的酒吧,点了海明威爱喝的朗姆酒配薄荷叶加冰块。有点 “小清新”有没有?

  习大大爱看电影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在座谈会上,他竟然谈起了正在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当然是借题发挥,没说电影的具体内容,而是说五四以后在新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灿若星河的大师,留下了文艺精品。

  习大大喜爱传统文化、国学功底深厚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在讲话中他时常引用古典名著,并把儒家思想中的许多内容视为治国理政不可或缺的思想资源。但这并不代表习大大保守,相反,通读讲话就会发现,这是一位思想开放、视野宽广、胸襟开阔,有吸收一切优秀文化成果的勇气与智慧的领导人。比如,在谈到中外文化交流与竞争时,习大大指出,很多艺术形式是国外兴起的,比如说唱、街舞,人民群众喜欢就要用,并赋予其健康向上的内容。

  习大大认为,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在电影领域,以往有观点认为进口几部外国大片就觉得是挤占了我们的市场,很纠结。我国领导人访美期间,谈合作聚焦在进口美国大片,能否扩大美国电影进口配额竟然上升到考验中美关系的程度。但分析后,中央认为利多弊少,一定范围会有冲击,但反过来会激发国产影片的发展,现在看来,不仅没有造成国有电影产业的萎缩,反而刺激了发展,更有竞争力了,这说明对开放持积极主动的姿态是正确的。

  对于中国文艺,习大大寄予了殷切希望。他希望中国文艺界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伟大作品。当前,我国文艺创作空前繁荣,但也存在重数量轻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有的作品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有的作品是非不分,善恶不辨;有的作品搜奇猎艳,低级趣味;有的作品胡编乱造,粗制滥造;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形式大于内容;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顾一己悲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如此浮躁,是不可能创作出精品力作的。

  落实习大大的讲话精神,广大文艺工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把人民的冷暖放在心中,喜怒哀乐记在笔端。要走进生活深处,吃透生活底蕴,才能变成生动情节、动人形象。总之,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文艺工作者就拥有了永不枯竭的创作源泉。

  在学诚法师的房间里,桌面上摆着正在编写的佛教典籍《南山律概要》。他说,这是他的工作,每天要做。回到房间的他,顺手把电视打开,调到新闻频道,他指指电视道:“整个国家每天发生了些什么,我总得看看。”

  “这也是我的工作。”学诚法师笑着说。(完)

  转载自人民日报政文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