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朴方:父亲和周恩来才真正是知己 广东韶关发现光绪年间围楼合约

日期:17/06/13   来源:http://www.qustzl.com  作者:太阳城管理   阅读:

  邓小平和周恩来(资料图)

  韶关3月31日电 (李凌 吴婷)广东韶关始兴县村史编修工作人员在该县澄江镇铁寨村,发现了一份签订于清朝光绪25年的古围楼建筑合约。始兴县文史专家31日称,这是该县迄今为止发现的首份古围楼建筑合约。

  始兴有“中国围楼之乡”之称,每村均有一座或多座围楼,故有“有村必有围,无围不成村”之说,目前该县仍保存着200多座围楼。

  本文摘自《你是这样的人——回忆周恩来口述实录》,邓朴方 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要说我父亲和总理的关系,从中国现代史上找,有多少人能够这样密切?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的性格、作风都不同,但又那么心心相印几十年,半个世纪多,生死与共,风雨同舟。都说人生难得有知己,父亲和总理才真正是知己。

  就不用说领导人,就说我们这一生,有几个知己?有没有知己?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我想,这也是他们的幸福。

  对周总理去世,我父亲的悲痛是没有人能够代替的。父亲是非常冷静的人,他对自己的生死,对其他这些东西,看得非常的开,但是周总理的逝世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他知道,周总理早晚是要去世的,但是一旦他走了,他还是非常难过,我父亲在念稿子念到:“周恩来同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这时候满场“呜呜……”全都哭了。

  我记得那时候,周总理的灵柩从天安门前经过到八宝山,一路上都是送行人们的哭声。在开追悼会的时候,我母亲带着我们家孩子都参加了追悼会。那时候我没去,因为我在医院里头。送葬那天,很多病号都冒着寒风跑到外面去,跑到301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去看。我那个时候弄了一瓶酒和一点酒菜,和病友王鲁光一块喝酒,把酒洒在地上。我记得我一直在说,一面哭一面说,真是痛苦啊!痛哭流涕。我说:前一段历史过去了,我们面临的将是新的一个局面了。

  “文化大革命”总理那么忙,他还在关心我的治疗,亲自批准我回京治疗,这也是总理做的好事,受惠的何止我一个人。

  保存古围楼合约的是铁寨村77岁的老人邓华宣,据其介绍,合约是其曾祖父留下的。记者看到,这份合约写在一张红色纸上,用毛笔密密麻麻写着20几行小楷,全文没有标点,字迹工整,清晰可辨。

  合约的内容详细规定了围楼建造的尺寸、样式、材料、工艺等,其中“当日二家三面言定工资食用花银贰百廿陆两正造成之日工满钱完二家心愿两无异言”,说明了当时建造围楼的施工费用为白银226两,围楼竣工后付清施工费用;合约最后写有“立笔人邓世熙”字样。邓华宣说,“邓世熙”就是他的曾祖父,是当地有名的讼师,专门为人写状子。

  在邓华宣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在村中见到了这座建于光绪25年的围楼。围楼面积约为600多平方米,共有4层,第一、二层是乱石墙体,第三、四层是青砖到顶。墙角已坍塌了一部分,上面长着杂草,但从细节上仍能看出当年建筑工艺的精美。

  我父亲和周总理这份友谊真是伟大,世上难找的。伟大的友谊,世人难找啊!不只是法国那么艰难,上海那么危险,一直到战争环境下,到解放以后,这么多路线斗争,这样曲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这么惊心动魄,真是难以想象。他们俩这种关系如果写篇小说,其感人之深恐怕是难以想象的。

  该县政协副主席、文史专家廖晋雄称,铁寨发现的围楼合同,是该县迄今为止发现的首份古围楼建筑合约,从立约的规矩、分工、材料、工钱都很详细,为始兴围楼建筑历史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据悉,为更好地保护、利用、开发围楼,始兴正逐步推进围楼认养和维修工作。从去年开始,该县每年拨款100万元人民币,对实施围楼维修工作的认养人进行一次性补助。(完)

内容搜集整理于http://www.uywang.com/SVvx1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