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封“世界诗王”悬赏百万斗诗 教后辈做人

日期:17/08/15   来源:http://www.qustzl.com  作者:比分网   阅读:

周国志头顶“世界诗王”。

  杜甫有诗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用家书来教诫子弟,自汉代以来就成为我国古代仕宦之家传承家风的一大传统。

  汉代名臣给子女写家书、手谕教诲的不乏其人,如刘向曾给少年得志的儿子刘歆写《戒子歆书》,信中就言词真切地教导儿子在为人处世时,要做到“恐惧敬事”,不要“轻侮诸侯”,牢记前人的教训:“吊者在门,贺者在闾。”

  周 国 志 诗 作

  沁园春·有感媒体热捧余秀华

  贤士居家,稿笺堆叠,书本横斜。借研经习史,寄将心绪,挥毫弄笔,聊度生涯。凡俗篇章,寻常村妇,何故炒她余秀华?真堪笑,似这般翻搅,未若喝茶。诗坛混杂龙蛇。是慧眼,尤需仔细查。问追唐继宋,谁堪振奋?欺苏压李,孰够喧哗?百万悬金,九州挑战,摆擂登台吓你娃!争王霸,把高天魁斗,看我抓拿。

  8月9日,是自称“诗王”的成都市民周国志七十大寿的好日子。他邀请几家媒体记者和诗坛好友欢聚一堂,席间,他语出惊人:“古体诗没有人能胜过我,我不仅是成都诗王、中国诗王,还是世界诗王。现在悬赏一百万征集挑战者,希望全世界的诗人都来向我发起挑战!”

  七十大寿,出语惊人

  除了白发长须,周国志的另一个标志是时刻戴着一顶自题“世界诗王”的帽子。

  生日这天,他在酒店摆了十桌,除了自家亲友,还有不少媒体、诗友受邀前来祝贺。席间,周国志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致辞,他再次提及悬赏摆擂斗诗,只不过,这次的赏金从十万增加至百万,他的封号,也从“成都诗王”升级成“世界诗王”,延续了一贯的“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为这次生日聚会做了精心准备:帽子上原本黄底红字写着“中国诗王”,中间又用白纸贴上“世界诗王”的标签;名片上“诗王”二字放大,旁边才是自己的名字,最上方写下摆擂打油诗“诗王呼唤,谁来挑战,如有胜我,奖金百万”。

  摆擂十年,自封“诗王”

  早在2006年,周国志出版诗集不成,就自封“成都诗王”,悬赏10万寻找比自己的诗写得更好的人。十年间,他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几十场擂台,却从来没有人赢得奖金。应战的人越来越少,周国志另辟蹊径,或参加《梦立方》《一站到底》《证明》等综艺节目,或论坛发帖、开通博客,甚至让身边的亲戚冒充挑战者,只为博得更多的关注。

  2008年,“封王”两年之后,周国志的诗集《狂诗吟》终于出版。他从两万多首古体诗中精选近四百篇,自费4.5万印刷了四千册,几年过去,只卖出一千多册。送到图书馆的几本诗集,也躺在书架无人问津。

  2015年,余秀华因为一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走红,周国志愤愤不平,“她那些算啥子诗?都是口水话!我专门送书给她,希望她好好学我怎么写诗!”

  东汉名将马援,远在交趾(今越南北部)任职,知兄子马严、马敦好讥议时人,交结侠客,十分不安,于是连忙写家书训诫:“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劝告子侄要学习敦厚周慎、谦约节俭、廉公有威之人,不要效法豪侠好义、招人惹祸之人。

  汉末魏初名臣王修,曾在暮年为魏国大司农郎中令。他的儿子在外地做官,王修很是放心不下,写下了言真意切的诫子书:“汝今逾郡县,越山河,离兄弟,去妻子者,欲令见举动之宜,效高人远节,闻一得三,志在善人,左右不可不慎。”告诫儿子在外为官要交结良友,以友辅德,说话办事,都要“情实道理”。

  蜀国丞相诸葛亮的《诫子书》,可谓千古流传的佳作,世代仕宦之家多以此作为座右铭。诸葛亮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谈及“称王”摆擂等一系列颇受争议的举动,周国志回应,起初是为了出书,其次诗歌质量上乘有资格称王,最重要的是引起社会关注,重新扛起古体诗大旗。百万奖金从何而来?“我有一处商铺价值两百万,如果真有人打败我了,立刻卖房子付款。说不定这一炒作,房产随之升值,你不用担心一百万的问题。”周国志最大的愿望是有生之年,诗作被人关注。华西都市报记者曾洁摄影报道

  诸葛亮不仅给自己的儿子写信劝诫加强道德修养,还给外甥写信教诲做人的方法。他在《诫外甥书》中写道:“夫志当存高远,慕先贤,绝情欲,弃疑滞,使庶几之志揭然有所存,恻然有所感。忍屈伸,去细碎,广咨问,除嫌吝,虽有淹留,何损于美趣,何患于不济。若志不强毅,意不慷慨,徒碌碌滞于俗,默默束于情,永窜伏于凡庸,不免于下流。”告诫子辈要交相知之士,不要交结势利朋友,因为“势利之交,难以经远”,只有相知之交,才会友谊长存,历夷险而益固。

  (摘自毕诚著《中国古代家庭教育》)

内容搜集整理于申博http://www.91zhengpin.com/,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